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人妻交换  »  【江南知己与公公的虐恋之吸乳的公公】【作者

【江南知己与公公的虐恋之吸乳的公公】【作者

几年前的一个少妇情人的公公事儿

  13年玩游戏,dnf

  在行会经常和一个女法组队,时间久了就成搭档了,经常俩人一起刷现在小少妇女儿大概3岁了,经常和我一起刷图很晚,那时候闲着没事就调戏,就答应当我游戏的女友了时间久了,就回聊一些深入的话题,例如家庭老公什么的她是水利部门的,刚进单位那时候还小,中专就去了水利枢纽,管水闸什么的,很清闲,19岁就去了。

  因为长得挺漂亮,也很单纯,就被一个拆迁户的小爆发户天天追半年就闪婚了,很幸福,第二年就生了个丫头本来很幸福的家庭,但是因为生了个丫头,自己还小不想再赶紧生第二个,他老公家就各种不待见她。

  拆迁后分了大概四五套房子,大小户型不一婆婆自己和小姑子去住了一栋,公公是事业编,住在靠近单位的分的小户型里。

  老公就拿着转来的钱出去闯荡做生意去了,实际上不是去做生意,是去玩耍,泡妞。

  她就带着女儿自个住在最大的那套房,楼下还分了个门面房,她婆婆管着收租子什么的。

  这老公天天不回家,偶尔回来基本上没有房事了,正好生孩子时候又动了手术,肚子上一道疤,恢复时候有些发炎,这当公公的却很照顾。

  开始是勤快的过来帮忙带孙女……

  说着大家当故事听,如果现实中对上座了,别捣鼓事儿哈!!

  这个公公,有一天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个一种红花油,交给她,让她涂在破腹产的疤痕上,用了小几个月,竟然有效~这小少妇就觉得公公真用心,但是公公送的那瓶用完了。这小少妇是江南小女人,皮肤白皙,受不了这种肚子上一条大伤疤。

  表急啊,我觉得吧,媳妇公公上床内容基本上都差不多,但是发展的情节最有意思……就打电话给公公了,暗示的说伤疤快好了,谢谢公公,公公不愧是走过大风浪的,立刻猜出来了是不是用完了,小少妇就说,反正快好了,不用再费心思买了。

  公公也没说啥,事情就撂下了,中秋节时候,全家团聚,当公公的给孙女包礼物,这少妇就收下了,回家发现在给孩子的玩具里,还有一瓶红花油。

  这少妇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天天被婆婆白眼,老公又责怪她不生儿子,一瓶油让她直接觉得公公是可以说话的人。

  说来也奇怪哈,这个公公一表人才仪貌堂堂,但是他的儿子却是个撮子,就是很矮,年纪轻轻就秃头了。可能儿子随了婆婆,她婆婆就是那种又矮又胖的泼妇类型。

  小少妇,那时候和我一起刷图,一边一个劲的说公公帅气高大儒雅。咱那时候没想到他们之间会有啥事儿,就觉得女孩子嘛,谁疼她她就说谁好。

  这很快就过年了,少妇跟我说,你说公公总是问我喂奶的事情,是不是不太好那时候跟她已经很铁了,就问他咋回事。

  她就说两个咪咪,出奶不太一致,右边的这个流量很大,而左边的那个挤不动的感觉,每次吃奶右边吃瘪了,左边这个女儿可劲的吸都不出多少。

  我对这个不太懂,也就没在意,她偷偷给公公说了这事儿,他公公就直接找了个催乳的技师,第二天开车给带来了。

  催乳的技师看了说,产后通乳的时候没人帮忙,自己也没通好。然后就帮忙通乳,公公就转身去客厅。

  这个通乳的技师可能是神经大条,直接就说,你俩口子还这么见外干啥,我教会你,你有空也帮忙按摩通一下,小少妇都红透了脸,公公在外面光笑也不反驳。

  技师大妈就招呼公公来里间观摩学习,怎么按怎么挤。公公好歹进来了,反正现场尴尬的很。

  技师大妈弄完了就要走,去下家,公公去送,大妈又交代了一些其他注意的事情。临走时候公公就问技师大妈,我俩咋就是两口子了,大妈说,哎,你们老男人啊,自己搞小姑娘,金屋藏娇的,我见得太多了,不是自己的男人谁这么上心搞这些。

  技师大妈开车送走,公公就又回来了,问小媳妇技师通乳的效果,小媳妇就说,她按摩的疼,也没感觉什么效果。

  公公说我也不方便直接给你按摩,你就好好回忆技师说的,自己没人的时候按摩吧。

  俩人就聊天。

  公公突然问,你的刀疤好点没?

  这小少妇心头一热,心想公公这么细心,这么久了还记得,就撩起肚皮给公公看,好的差不多了,就剩下最严重的地方还有点。

  公公就让她躺下,公公说我仔细看看,小媳妇就躺下了,撩着肚皮,公公跟小媳妇讲,最严重的那个地方伤口的纹理和刀口是纵向的,所以涂的时候要顺着纹理涂,好的效果快。

  小少妇说我自己怎么弄啊,我涂肚皮的时候自己看不细致,坐着涂就看不到纹理那些神马的。

  公公说我帮你吧,小少妇平躺在沙发上,公公就蹲在沙发边上,拿着油倒在手心里,搓热了,粘在指尖肚上沿着伤口的纹理抹。

  小少妇产后一年多了从未有人碰过她,这一碰就紧张,公公说你别抽抽,不然涂不好,小少妇说那我咋办呀,还没人这么摸过我。

  公公说你把眼睛闭上吧,头转到沙发里面去,抱着靠枕好了。

  涂了按摩了大概半小时,小少妇汗都下来了,紧张的脸通红。

  这公公到是淡定,搞完了给她说,好啦,今天就到这里,正好也晚了,不做饭了,一起到楼下吃。

  楼下不是还有一间门头嘛,是婆婆在那边收租开档的地儿,一起下了楼下,公公就喊婆婆一起去。去了档口一看婆婆搓麻正酣,死喊也不去。

  这公公脾气大,一下就把桌子撩了,直接就把婆婆骂了,大意就是过门的媳妇丢在家里,一个过来人的婆婆一点都不照顾,就知道搓麻。

  这婆婆被骂了,连个嘴都不干还,公公一生气就带着儿媳妇和孙女去吃饭了。

  儿媳妇给吓坏了,一路上一个劲的劝公公不生气,然后埋怨自己笨。

  实际上她和我在游戏里说,公公撩桌子那一瞬间,她被一个男人气质给震撼了,觉得真男人就是这样的。

  吃过饭公公又帮忙买了点家用,给送回来了,以后呢,就经常来儿媳妇这帮她涂药。

  有一天涂了药,俩人一起在家吃了午饭。公公就埋怨婆婆傻逼,连儿媳都不照顾,蠢女人一个,儿子呢也不争气,天天在外面做生意赔钱,这点拆迁的家业早晚造完。

  儿媳妇毕竟上过学,还是有点主见的,就说实在不行,就不做生意了,把另外的两处房产租了好了,光让老公收租,然后找个工作干就知足了。反正这俩人就开始有了共同议事同感,从情感和认知上靠近了不少。

  大概是春节刚过的时候,小媳妇从家里赶回来(他老公在外做生意亏了很多钱,过年的时候不开心天天跟朋友喝酒赌博,也就没跟她回娘家拜年,这事儿在小少妇心里打击很大。),正在奶孩子呢,公公就来了。

  公公问左边的通了吧?

  小媳妇说,别提了,不但没通,最近又郁闷受气,自己也没揉好,我都觉得两边不一样大了。

  公公说那我再叫技师来,说着就要去找,小少妇就问,技师多少钱啊,公公开心的说,那个技师可是粗了名的,一小时80,半天三百呢!车接车送小少妇赶紧说别叫了,我天天产假在家,也没收入,一天揉一回,就破产了,就这么着吧。

  公公说实在不行……咱俩试试,她那天教的也很清楚,可能技师比较着急,下手比较重,我就轻点儿。

  小少妇当时就震惊了,这事儿如果弄,得多丢人啊!但是回念一想公公是个正直的人,就说隔着衣服吧,我还穿着喂奶的奶罩呢,应该不会太过分。

  喂奶的奶罩就是那种前面可以解开口子的那种,解开乳头漏出来就可以喂奶。

  她就躺床上了,公公去洗了手。

  公公进来房间后把门开着,少妇害羞的说门关上吧!

  公公关了门,就坐在床边,少妇害羞啊,就躲在床里面,公公说你隔着我这么远,我怎么弄啊!

  少妇也不说话,闭着眼睛就这么等着,公公就脱了鞋,上了床,蹲在少妇外侧,大手就按上去了。

  小媳妇一被按上直接喘粗气了,按照她的描述,我擦公公手真大,C罩杯的奶子直接一手一个。

  少妇说不行不行,不通的是左边这个咪咪,右边那个没事。

  公公说你别紧张,我只是看看到底有多大差别,你不是说不一样大了么,然后就轻轻的握了握。

  媳妇说是的,左边这个涨里面都有些硬了。

  公公就按照技师说的手法,两个手开始握住左边这个按摩,好像是双手捧住整个乳房,由根部向乳尖部分推送,快到乳尖的时候,手指轻轻围绕着乳尖往上抽拔。

  可能是动作轻柔,大手握的紧凑但不疼,尤其是推送到乳尖部分的时候,乳房整个就酥麻了!

  少妇咬着舒服的感觉,一个劲的提醒自己,这是公公帮忙通乳,不要有杂念·~公公一边按摩,一边问,这样行么,疼么,有没有乳汁出来。

  小少妇差点笑了,说爸爸你看,我穿着衣服呢,里面还有个哺乳胸罩,就算有乳汁出来我也不知道呢!

  公公就说那就没啥作用呗,小媳妇正享受这舒服的感觉,就说,这也不是一下就通了的,不然人家技师就赚个一锥子买卖怎么发财呢!

  公公跟着笑,说,也是哈,我要是一下能把人弄通乳了,我以后就开催乳馆,起个名字就叫一握定乾坤。

  就这么按吧,大概半小时,公公说我老了,累了,弄了这半天,口渴。

  小少妇也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就俩人一起下了床,公公就收拾东西回去了临走时候,留了两千块钱让媳妇买吃的,媳妇死活没要,钱就放桌上了。

  这媳妇就晚上观察被按摩的乳房,貌似有了一点作用,不是那么胀痛,但是乳汁还是很小,使劲挤乳头也就一条线喷出来。但是右边的一挤压乳头就直接喷四五股。

  第二天下午公公又来了,俩人依然老样子按。儿媳妇也逐渐放得开,享受这个过程。

  就这么按了三四天,还是照常按着的一天,儿媳妇说,爸爸你帮我看一下是不是出来了,我感觉内衣湿了。

  公公说我咋能看,你自己来吧!

  儿媳妇说你不用回避,说着就解开睡衣口子,再解开奶罩口子。

  这老公公直接咽口水了,小少妇别的不说,但就乳房是那种半球形的,虽然生孩子,但是乳房乳晕不受太大影响,依然是粉嫩的,而且乳头不是那种有的孕妇的那种紫乳头。她的乳头也就比少女的乳头略大一点点,可能是肤色浅个人体质的原因,生了孩子依然乳头粉嫩乳晕浅浅的。

  少妇听着公公咽口水,就问咋么了,没有湿么?

  公公说你解开的时候太快,我没看清胸罩上的湿的痕迹。

  也的确,一个完美的奶子在面前,很难在意周边的胸罩上的细节的。

  少妇就扒拉乳罩,翻开给公公看。

  翻开哺乳胸罩的时候不方便,就乾脆解开了,前开门的,一下先开了,俩半球形的咪咪直接颤微微的漏出来了。

  公公捏着掀开的乳罩观察,说左边的中间湿了一丢丢。看样子是出了一点奶,但是不知道通的如何了。

  公公靠近媳妇几乎是伏着身子观察,说话的温度似乎都能喷到两个白皙的乳房上。

  公公笑着说,你看这段时间我们还是很有成效的,左边的乳房和右边的已经是一样大了,看不出来了!但是为什么左边的这个乳头比右边的大呢?

  儿媳妇直接害羞的拿着玩具熊,盖在脸上,喊,还不是你刚才给弄的,都出奶了。

  是的她有个玩具熊,以前我们一起玩游戏,视频的时候靠在床上,白色的,毛长长的带个蝴蝶结。

  公公被她这么一说,就哑巴了,手里捏着胸罩,喘着气。

  而儿媳妇脸蛋躲在熊底下,说那咋办啊,要不不弄了吧!

  公公说,这次都通了一点,我们要再接再厉,争取最大胜利。

  他公公是事业单位的一个领导,说话有时候会有一些官腔,不过小少妇听着特逗。

  小媳妇就用一丝丝的声音回答公公,你继续吧!

  公公说拿你穿上,我继续按,小媳妇直接说,就这么弄,也许效果好,出奶情况你也能看到,出了奶你跟我说呀就行。

  然后少妇就听到公公轻轻搓手的声音,大手掌莎莎的作响,儿媳妇问爸爸你干啥呢!

  公公回答怕手凉。

  儿媳妇心里当时热乎,说爸爸,婆婆真是个幸福的女人。

  公公也不回答她,一双大手温热的柔柔的就握在乳房上,捧起白皙的泛光的乳房,沿着光滑乳房向乳尖送,快到乳尖的时候,拇指和虎口并拢,聚拢在乳尖周围,往乳头轻轻拔起。

  第一次,小少妇还忍得住那种由整个乳房泛滥到乳尖的快意,到第二回,再双手聚拢捧着握着捏着推向乳峰的时候,小少妇直接呼出一口热气。

  公公也集中精神,眼睛盯着乳峰,再一次的开糅。

  小媳妇说,爸,我快不行了!

  公公吓一跳,问怎么了,儿媳妇说,不知道怎么了很酥麻。

  公公不说话,继续比上一次更加用了一点力,几乎是旋转着,抓握着整个半球的白嫩乳房一把搓到了乳尖。小粉嫩的乳头,在整个大手掌的推压下渗出了几滴白白的乳汁。

  出来了嗳!

  公公给儿媳妇说。

  儿媳妇光顾着这一把的揉捏入髓的快意,忘记了是在通乳,就问,什么出来了。

  公公说乳汁啊,你看看。

  儿媳妇赶紧半躺着,看自己的乳房。因为起的太快,两个C罩杯雪白咪咪微颤着。

  俩人几乎凑近了看哪个渗出乳汁的乳头,大概有两三处出奶的地方,奶水的露珠挂在乳头上格外晶莹。

  儿媳妇说,太好了以前就边上靠下一点点的地方出奶,现在你看,说着就托起乳房,指着小乳尖,上面一个地方也出奶了,还有正中间也出了!

  打字比较慢呀,抱歉,嘻嘻,这个小少妇后来,跟我有过一年多的情感,这些都是在一起久了,她给我的亲口倾诉。

  从容貌上来看,她是典型的江南女子,白皙灵巧,但是与江南女孩不同的是她有个完美的咪咪。

  弹的一手好古筝,有时候我在想,她跟她的公公上了那么多年的床,这个老家伙真是吃了仙女一样的女子。

  我记得,和她去厦门玩,她非要算命。

  鼓浪屿那边一个做塔罗牌的女玩家,据说是个高手。

  我俩就去拜访了她,那个算命竟然是个小姑娘,既然来了就算把。那姑娘一见到她,就说别算了,今天状态不好。

  后来,我就跟那个姑娘偷偷在游戏里聊天,问她啥原因,她说,哎,我一见到你俩来,就能猜出你俩搞上了。

  但是,那天并非状态不好,只是一看到这个女子,一双弯月水灵灵的眼睛,加上容貌气质,是个容易动情,情史跌伏的。

  我说就光看一眼就这个样子么?

  她说这倒没什么,她一进门,我瞥见她的一双脚,直接吓一跳,她是长了一双那种小巧灵致的脚丫,白皙到不说了,脚趾头各个都差不多长,尤其是小指都快齐平了。

  我说这算个屁啊,塔罗牌的女孩子继续讲,这种女孩子算是旺夫命,可惜眼睛太柔,跟谁谁旺可惜不长,容易生变。

  这是外话,总体描述一下小少妇的身材背景。

  继续出奶的事儿,岔开了,一不小心。

  公公也跟着开心,小媳妇兴奋的说,爸,我请你吃饭吧!

  小媳妇继续说出了奶,我这算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时候到了,看我不让宝宝把这个乳房吃个够,女孩子嘛,在当有人走到了他的境里,她会很开朗的展现自己的心情,她当时就对公公敞开了心扉。

  谢谢公公!小少妇就这样捧着雪乳,半月笑笑的眼睛有神的看着公公。

  想起来,对,她的游戏id就带一个笑字,另外的一个字,适合眼睛有关的词,她很有点文采,名字也起得好听。

  公公竟然意外的说,这也多亏了我的前期帮忙呀,你看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前句里就有日照香炉生紫烟。要每日照顾,方能催生乳汁呀!

  小媳妇害羞,说道是呀,可惜,遥看瀑布挂前川,只能每日心情落九天。

  她俩诌文字的这段,小少妇和我分手的那段时间里,给我留的短信里提到了这件事。

  俩人就这么打情骂俏,算是么。

  然后少妇说,我捏右面的乳房的时候,是喷出来的,但是这个,爸,只是,渗透出来的,依然是不算顺畅的吧?

  公公说你躺下,我再试试。

  儿媳妇平躺前,把乳罩肩带拉到一边,从短袖撤出带子,又松开另外一边,一拉,整个乳罩就拿掉了,一对雪白的白兔,跳跃着,随着少妇的平躺,荡漾着。

  少妇的乳房是那种就是平躺了,依然乳峰挺拔,不会倾向两肋,相反如同两个半圆的山包,挺立。

  公公就很顺畅的握住,两个手一起含抱,手指轮流波动~直到推移到乳尖~儿媳妇被按摩的内心万马奔腾,每次揉捏乳尖的时候,少妇都随着公公大手的对乳尖的提拔,轻轻挺起胸部,配合他的揉捏。

  少妇闭着眼睛,公公瞪着眼睛,俩人呼吸着不太均匀的暧昧空气,一次次的快感冲向乳尖,一滴滴的奶汁流下……公公揉按捏挤压,儿媳妇喘扭呼紧挺。

  公公说,出来了,儿媳妇说,恩。

  出来了!

  恩。

  又出来了!

  恩~恩……呀~

  儿媳妇问多么,公公说比刚才多一点。

  还是没有喷射出来么。

  是的,只是渗透出来。

  怎么办?

  公公说,我听说在很多夫妻之间,有时候母乳不通畅,夫君可以帮忙吮……儿媳妇被捏的舒服,眼下这成果都是公公的功劣劳,再加上以前帮儿媳妇涂肚子上的伤痕的成果。就害羞的说,管用么,要不试试吧,公公不说话,轻轻的握住儿媳妇的嫩乳,将整个乳房轻轻捧在手掌里,乳尖握的挺拔,一口含住了乳尖。

  都是亲身经历,从知己情人哪里得来,我的女人基本上对我掏心置腹,我不光是带着她们玩,主要是走到心里,现实中帮她们搞定很多事情。

  公公含住乳头同时,大手依然沿着乳房到乳峰按摩,舌尖绕着乳尖撩拨,吮吸,小少妇被含住的一瞬间,嗓子丝丝压抑的声音再也抑制不住,直接啊的一声喊出来!

  公公很惊讶,问她,怎么了,儿媳妇说,太意外了!

  公公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儿媳妇捂着脸,说还行,就是有些麻。

  公公抬起头,说,这样侧着貌似不是很方便,我俯在你侧边弓着腰,不是很好操作。

  儿媳妇说你做我身上吧,不过你太重,不能全部骑在我身上,别重重的压着我就行。

  公公就跨坐在她腰部,悬着裆,拉过枕头给儿媳妇靠着,这样似乎半躺着,就更好吮吸儿媳妇的奶了……公公轻轻趴在儿媳妇身上,端起她的乳房,细致的揉捏,嘴巴张开,舌头绕过乳头,上下撩拨一下,突然大口含住。手掌握着乳房手指轮流拨动乳房光滑的皮肤,深口的含住。舌面沿着乳头吮吸,几乎一口吃下了三分之一的乳房。

  小少妇被这么一口,连吮带揉,直接喊出来了!!

  舒服么?公公问,儿媳妇说太那个了。

  公公又再次发力,嘴唇退到乳尖,仅凭口腔的吸力,把乳尖乳晕再次吮吸到了口里。

  儿媳妇顿时抓住床单,说,这样比闺女吸得力气大多了,估计都出了不少奶。

  公公说我没怎么感觉到出奶,什么味道的我还不知道呢,只是你的乳头已经变大了。

  儿媳说你看看,公公就把乳头吐出来,用手按着捏着乳房,看乳头有没有奶。

  依然是有渗出,但是没有太大的流量。

  公公就说得加点力气,疼你就跟我说。

  公公深呼一口气,大大的一口含住,双手同时握住嫩乳,把雪白的乳房揉的从指缝露出,舌头绕着乳尖可劲的吮吸。

  少妇被这么一弄,乳头的快感从乳尖感染到整个乳房,又从乳房延伸到全身,不禁的轻轻颤抖,儿媳妇轻轻的喊公公,公公,好,很好!

  公公被鼓励,上半身悄悄俯卧在儿媳妇身上,大口的吮吸,稍稍用力的揉捏,把乳房尽量的往嘴里送,然后再抬起身子,轻轻的让乳房在口腔里拉伸,最终含住乳头,让乳汁流出。

  再一次的俯卧时候,公公直接趴在了儿媳妇身上,含着乳头的嘴唇,还有整个的脸部直接抵压在少妇的嫩乳上,凭藉着脸部的挤压,手的拿捏,整个乳房如同一个棉花在在云里飘忽,变幻着这个形状那个形状。

  儿媳妇一个劲的娇喘,再也不掩饰,公公再也不收敛,也许是最后一次大力的吮吸,儿媳妇,轻声的呐喊,突然拉高了音调。

  乳头攒存的奶汁,哧哧从三四个小孔喷出,温热的,奶香的,带着体香的喷到了公公嘴里。

  少妇惊讶了,胸部往上挺,腹部一股温热窜流而出,啊的一声,奶水在公公的口中再一次喷涌。

  出来了,俩人几乎同时喊出,公公温柔的吐出乳头,双手握着依然柔嫩白皙的乳房。

  你看看,公公握住乳房,手指虎口绕着乳尖,轻轻一挤,四五股白白的奶汁喷洒而出,公公来不及躲闪,直接被奶打湿了下巴和脖子,雪白的奶水,沿着儿媳妇的白皙的咪咪和公公的脖子流淌……嗯~!儿媳又羞又感动,内心的翻腾和压抑,让她直接把着公公大肩膀,紧紧的抱在怀里。

  字节数:16108

  【完】

  [ 此帖被夕阳萧鼓在2016-07-12 12:22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