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家庭乱伦  »  乡村风月(乡村神话)(1-280)

乡村风月(乡村神话)(1-280)

作者:鱼吃我 字数:1671000

【内容简介】 一幅乡村的风月画卷,一个大学毕业生的性福生活,一部和谐的家族生活史,一段刺激的畸形恋情,且看我们的主角到最后如何携手众美,书写出一篇乡村的风月神话。(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第6页)(第7页)(第8页)(第9页)(第10页)一英雄救美一

坐到那虽然显得有些破烂,但看起来却很熟悉的坐位之上,赵子杰不由的长 长的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回家了,离家四年,自己终于学有所成,可以用自己 所学到的东西,在自己的家乡大展手脚,改变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了,想到这里, 赵子杰不由的又有些兴奋了起来。

这时,上车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那本来变显得有些破烂的车厢,就显得有 些拥挤了起来,那车厢里的汗臭味,那破烂的坐位上散发出来的那刺鼻的酸臭的 味道和一种说不上来,但却很难闻的味道光杂在一起,让人闻之欲吐,但是,那 些车上的乘客一个个谈笑风声的,好像已经对这个味道习以为常了。

看到这里,赵子杰不由的苦笑了一下:「我离开这花桥乡已经四年了,但却 没有想到,家乡竟然一点变化也没有,车还是那些破车,连车上的味道似乎都还 是那些味道,这种情况,真的是要好好的改变一下了,不然的话,我也对不起那 生我养我的一方水土了。」

「可是,我应该怎么做呢,万事开头难呀,而且,爸爸好像很反对我回来, 也是呀,辛辛苦苦的供我上了四年大学,本是想着我在外面能出人投地,做出一 番事业来,但是,却没有想到,我在毕业了以后,竟然又回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 地方来了」

想到这里,赵子杰不由的苦笑了一声,那句名谚又在耳边响了起来:「小小 花桥乡,区区半分天,城里放个屁,城外看得见。」花桥乡的名字虽然很美,也 算得上是山清水秀,但是,却因为交通不发达,经济却始终的发展不起来,这里 的人们,世世代代的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生活贫困而又无聊。

但是这里的乡亲,却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一样的,一个个顺其自然,没 有任何一个人,要想着去改变这种生活,而做为一个在外面学习了四年,见过了 世面的人,赵子杰却在毕业以后雄心壮志,决心一定要回到家乡,用自己的知识 和能力,帮着这花桥乡脱贫致富,从而实现自己的价值。

想到自己在同学们毕业的那天晚上的毫言壮语,赵子杰的心儿不由的又热了 起来,三十多个在一起生活了四年的兄弟姐妹,在那一晚,终于可以放松自己, 畅谈理想了,年少的张狂,扬溢在他们的脸上,使得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春风得 意,而在那些微微的因为那兴奋而涨红了的脸上,都在向别人展示着自己是一代 娇子,广扩的天地,他们将是主宰,而世界,也必定是属于他们这些人的。

那一张张的熟悉的脸在赵子杰的脑海里如放电影似的,想到这些,赵子杰的 心中不由的觉得一阵的温暖,但是突然间,赵子杰的心中突然一痛。

因为想到那些意气风发的同学,使得赵子杰不由的又想起了一个人,一个让 自己曾经以为,是可以和自己一辈子相知相爱相守的人,想到这个人,赵子杰的 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了一张绝美的,但是却带着一丝幽怨的眼神的少女的脸,这 个人叫张蕾,是自己的初恋女友,也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更是自己所在的那所大 学里公认的校花。

张雪长着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一双水汪汪的一笑起来就如同弯月一样的眼 睛,曾经打动过不少同学的心,那苗条而又性感的身材,那一米六八的身高,那 虽然年青但却已经发育得很好的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胴体,使得她在学校的许多男 生的心目中成为了一个女神。

但是,这个女神,却不知怎么的,竟然看上了自己这个从山沟里走出来的小 伙子,对自己秋波暗送,说实话,赵子杰对自己的长相可以说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的,因为赵子杰长了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再加上他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的身高,使得赵子杰站在人群之中,可能所有的人都被发现了,而他还在那里不 起眼。

但赵子杰的学习那在那个学校里可是出了名的,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那张 蕾才看上了自己吧,毕竟,这年头,喜欢那有本事的男人的女子到处都是。

在相爱的那两年时间里,两人好得跟一个人似的,本来,赵子杰认为,自己 提出来要到那农村去发展以后,凭着自己和那张蕾的关系,那张蕾一定会死心蹋 地的跟着自己的,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那张蕾就 坚决的反对起了自己的主张来。

张蕾在经过几次的思想工作觉得赵子杰的决心已下的时候,对赵子杰的的态 度却不由的不冷不热了起来,赵子杰也知道人各有志,那张蕾不和自己回花桥乡, 也许是她有她自己的想法,自己勉强不得的,本来,赵子杰以为,因为自己的坚 持,那张蕾和自己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心中也只能是将那份情感给深深的埋在了 心里,但是上火车的那一刹那,当赵子杰看到那张蕾无助的躲在一个角落里,露 出着那衷怨的眼神目送着赵子杰上火车的时候,赵子杰的心却突然间像是给针刺 了一下一样的。

就在这时,赵子杰感觉到车身一动,那车子已经开动了起来,一种回家的那 热切的心情,使得赵子杰不由的从那思绪中回过了神来,开始打量起车里的人来 了,那车厢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坐满了人了,一个坐位也没有空下来,而随 着那车子开动那空气流通,那车里的空气也渐渐的好了起来。

感觉到自己离自己的父母越来越近了,赵子杰的心儿不由的急切了起来,急 切的想要见到自己的父母和那两个姐姐一个妹妹,自己因为路途遥远,家里的经 济情况又不是很好,所以,大学四年,自己一次也没有回来过,而是一直在外面 打工,以挣得自己下一个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所以,赵子杰和家人已经有四年 没有见面了。

二英雄救美二

「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想到这里,赵子杰不由的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赵子杰的生母死得早,现在的母亲是赵子杰的父亲赵云龙的第二任妻子,比赵云 龙整整小了十岁,比赵子杰,也就大了十岁左右,到现在也就是三十四五的年纪, 想到自己的继母,赵子杰的脸上不由的浮起了一丝温暖的微笑。

却在这时,那车辆一停,又从下面上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那露在外面的胳 膊之上,还画着纹身,而那头发,一个染成了红色,一个染成了黄色,一看这两 人的打扮就知道,这两人肯定是那种不务正业的人。

两人上车了以后一看,没有坐位了,两人在对视了一眼以后,便在车厢里寻 找了起来,那样子,仿佛是想要找一个舒服一点的地方站一会儿似的,果然,在 扫视了一圈以后,那黄头发的那人眼睛不由的一亮,对那红头发的那人使了个眼 色,两人一前一后的向着一个地方走了过去。

而这两个人的目的的终点,却是一个坐在那坐位上的少女,赵子杰看到,那 少女身穿一件绿色的上衣,那脸脯高高的耸立着,在向在坐的男人们发出着诱人 的光芒,而那少女的下身,则穿了一件百折裙,那裙子,使得那少女雪白的大腿 线露在了处面,从那露在外面的大腿看上去,那少女的大腿应该是多么的丰满而 结实。

那少女看到两个男人在自己的身边停了下来,不由的露出了一丝不自然的神 色,而那两人看起来像是不务正业的人在站到了那少女的身边以后,随着那车子 的开动,两双色迷迷的眼睛,都不由的开始有意无意的在那少女的身体上打量了 起来。

那少女坐在那里,感觉到自己的那高耸的双峰和那雪白的大腿都被那两个男 人不怀好意的注视着,心儿也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有心想要换个位置,逃 离这两个男人让人害怕的目光,但是那少女看了看周围以后,还是放下了那打算, 因为那少女看到,那车厢里已经挤满了人,自己再换位置,也无法脱离那两个男 人的目光的。

正在这时,那车子突然间一个刹车,车里的人不由的都跟着晃动了起来,而 那两个男人也不由的装着大叫了一地热异常哎哟,两个身体就像是要站不住了一 样的,摇晃了起来,而两人的两只大手,也仿佛要抓住什么似的,都向那少女的 那饱满的胸脯和那雪白而弹性的大腿抓了过去。

那少妇感觉到了那男人的动作,在百忙之下,不由的连忙将手搂在了怀里, 使得那两个男人抓向了自己的双峰的手给挡在了手臂之外,但是,那雪白的大腿, 却被那一个男人在大腿之上摸上一下,那少女感觉到那男人的手在自己的大腿上 摸了一下以后,心中不由的怦的一跳,但是因为刚刚那两个男人的动作是因为那 紧急刹车引起来的,所以,那少女也弄不清那两个男人的动作是有意还是无心, 在这种情况之下,却还是不好说声来斥责那两个男人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那少 女只能是狠狠的瞪了那两个男人一眼。

那个用手在那少女的身上摸了一把的那个男人在站直了身体以后,不由的将 手放到了自己的鼻子边上,在装模做样的闻了一下后,嘴里夸张的叫了起来: 「小四,你看,这姑娘的大腿真的好香,而且皮肤好滑呢,你闻闻看,我手上还 停留着那姑娘的香味呢。」

那被叫做小四的红头发的男子微微一乐,也夸张的大叫了起来:「扒皮,真 的,真的好香呀,但你说那姑娘的皮肤好滑,我可觉得不见得吧。」话说到这里, 那少女就算是笨蛋,也听出来了那刚刚那两个人是在借着那刹车的时机,趁机在 自己的身上吃着豆腐呢。

而车上的其他人,也似乎听出了那两个人的话语中对那姑娘的挑逗之心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一车人都不由的回过头来,看着那两个不务正业的人。

那叫扒皮的男子看到车里这么多双的眼睛瞪着自己,不由的有些心虚了起来, 而那叫小四的男子,看到众人都转过头来看着自己以后,则脸上露出了凶狠的神 色,指了指车厢里面的人,大声的道:「各位,你们看好了,这姑娘,是我们一 个朋友,我们在闹着玩呢,你们要是识相的话,就少管闲事,要是不识相的话, 那可就别怪我的拳手不长眼睛了。」一边说着,还一边向着那车内的众人挥了挥 那碗口大的拳头。

而那扒皮看到小四那个样子,也不由的胆气一壮,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小刀, 在手里把玩了起来,本来有几个乘客看不过眼,准备管一管这闲事的,但一看那 小四的手上那明晃晃的刀子,那些人的心中也不由的气馁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 下,那些回过头来的人都转过了头去,装着欣赏那窗外的风景的样子,对车厢里 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了起来。

而那小四和扒皮看到那车上的人在自己的几句话和露出了刀子以后,一个个 的都噤若寒蝉了起来,也不由的越发的大胆了起来,那扒皮看了看那正坐在那里 一脸的气愤的那少妇一眼,一只手又向那姑娘的那弹指可破的俏脸上伸了过去, 一边伸着那手,那扒皮的嘴巴里也不干不净了起来:「姑娘,没事的,刚刚我哥 不是说了吗,说你的皮肤很光滑,来,让哥们我也摸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跟我 哥说的一样呀。」

那姑娘看到那扒皮的样子,不由的又羞又急,两料豆大的泪珠子开始在眼睛 里打起了转来,如果不是在车上的话,那姑娘也许已经哭出声来了,看到那扒皮 的手又一次的伸向了自己以后,那姑娘情急之下,不由的伸出手来,拍的一下, 重重的打在了那扒皮伸向自己的俏脸的手上。

那扒皮没有想到,那姑娘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敢还手,一个不及防备,那手上 已经挨了重的一下,那姑娘虽然没有什么力度,但是那扒皮却还是被那姑娘的胆 气给吓了一大跳,一只手也不由的缩了回来。

三英雄救美三

那小四看到那扒皮吃了亏,不由的胸脯一挺,大声的对那少女道:「姑娘, 你他妈的装个什么呀装,老子几个是看得起你,才逗你玩玩的,别老子给你脸你 不要脸,不然的话,老子有你好看的。」

那姑娘看了那小四一眼,淡淡的道:「玩什么玩呀,你没见过女人是吧,要 玩,回家跟你妈玩去。」那车内的乘客虽然都将脸别向了一边,装着那欣赏车外 的风景的样子,但心思却全部都放在了那车内发生的事情之上,听到那姑娘这么 一说,那车内的其他乘客不由的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有几个胆子大的,还 偷偷的回过了脸来,想看看,那小四和那扒皮在听到那姑娘的话以后,会是一个 什么样的表情。

那小四听到那姑娘的话,脸色不由的一变,在自己的兄弟面前,被一个少女 如此的对待,那小四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那小四不由的手一 挥,就向那少女的脸上刮了过去,嘴里也恶狠狠的道:「他妈的,你这臭婊子, 竟然敢这样说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不知道那马王爷长了几只眼睛吧。」

那少女看着那小四挥过来的一张大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一样的看着那小四,对那小四挥过来的那大手也像是视若无睹的样子。

那扒皮看到那少女的样子,不由的恶从胆边生,一只手更加用劲的向着那少 女的脸上挥了过去,存心要给那少女一点教训,眼看着,那少女的脸上就要多五 个鲜红的指印了,正在这时,那扒皮却突然间觉得手上一紧,一只手给一只有力 的大手紧紧的抓住了,无论自己怎么使劲,那手就是挣不出来。

那扒皮的心中不由的一惊,回过头来一看,却看到一个长相普通的年青人, 正用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自己,看到那人,那扒皮不由的又使劲的挣扎了一下, 嘴里也大声的道:「小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大爷的事,你也敢管,信 不信老子叫你三天下不了床。」

那伸出手来抓着那扒皮的手的人正是赵子杰,赵子杰看到那少女受辱,一种 侠义之心顿起,所以才出手抓住了那扒皮的手,狠狠的盯着那扒皮,那小四看到 扒皮的手给赵子杰给抓住了,不由的晃动起了手里的小刀,嘴里也大声的道: 「小子,你识相点,别管我们哥们的事情,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听到那小四这么一说,赵子杰不由的脸上不肖的冷笑了一声:「天下人管天 下事,你们两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姑娘家家的,算什么男子汉呀,也好意思 说。」

那车内的人看到有人给那少妇出头了,也不由的都鼓躁了起来:「小兄弟, 对,天下人管天下事,打这两个狗日的。」「这两人我早就看不顺眼了,小兄弟, 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两个小子,我们支持你。」听到那车厢里面的人这么一说,那 小四和那扒皮不由的有些心虚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那扒皮不由的将声音给 放低了八度:「小兄弟,饶了我们吧,我们不对,不该对这位姑娘动手动脚的, 对不起了。」

赵子杰听到那扒皮这么一说,手不由的松了开来,淡淡的对那小四和扒皮道: 「哥们,也不是我多管闲事,实在是你们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实在是太过 了,让我看不过眼去了,不过,你们承认了错误,那我就放了你们吧,你们下车 去吧,我们不欢迎你们。」

听到赵子杰这么一说,那小四不由的苦着脸道:「大哥,我们可是要到花桥 乡去呀,这里离那里可还有八九里里呢,而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就行行 好吧,不然的话,我们可怎么过去呀。」赵子杰微微一笑,正想说些什么,却听 到那车里的一人大声的叫了起来:「关我们什么事呢,这位小兄弟叫你下车你就 下车,不然的话,我们可都对你不客气了,大伙儿们,你们是不是这个意思呀。」

有人出头将那小四和那扒皮的气馅给压下去了以后,那车内的人们的英雄本 色似乎又回到了那些人的身上,这人的话音一落,那其他的乘客就大声的应合了 起来。

而那司机看到这种情况,也适时的将刹车一踩,那车就停在了路边,那扒皮 和小四看了看车内的人,也许是觉得众怒难犯吧,在这种情况之下,那扒皮和那 小四不由的狠狠的瞪了赵子杰一眼后,便狼狈的下了车,那司机又一踩油门,那 车便扬长而去,将那扒皮和那小四给留在了原地。

那扒皮看到那车扬长而去了,不由的狠狠的跺了跺脚,手一扬,正想要说些 什么,但却觉得一阵巨痛从那手上传来,使得那扒皮不由的滋牙裂嘴了起来,那 小四看到那扒皮的样子,也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头,不由的拿着那扒皮的手一看, 却发现那扒皮的那手被赵子杰抓过的地方已经是於青一片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扒皮和那小四才知道自己是碰到高人了,而且,这人还 是手下留情,不然的话,那扒皮的这条手臂,也许就要废了了,但是让扒皮和那 小四两人弄不清楚的是,那看起来就像是个文弱书生的那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年 青人,手上怎么就会有那么大的劲呢。

拿起自己的行礼,走下车来,赵子杰不由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刚刚在车上 惩治了一下那两个小流氓,赵子杰的心中不由的一阵的舒畅,在分辨了一下方向 以后,赵子杰迈开大步,就向前走去,一股扑实的乡土气息迎面而来,使得赵子 杰不由的想到了自己的严父慈母和那三个可爱而美丽的姐妹,在这种情况之下, 赵子杰不由的恨不得自己的身上能长出一双翅膀来,一下子就飞回到自己的家里, 而就在这时,赵子杰只感觉到一阵的香风从那背后扑了过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 音在背后道:「喂,你救了我,也不让我说声谢谢就这么走了呀。」

四心神荡漾

赵子杰微微一笑,道:「我还以为你不会谢谢人呢,没想到,你还是谢谢我 了。」原来,从赵子杰将那两个流氓给赶走了以后,那当女就一直坐在那里,也 不理会车内其他人的安慰,也不理会一些年青人激昂的见义勇为的演说,虽然刚 刚在那小四明晃晃的刀子之下,那些人被吓得噤若寒蝉。

直到下车的时候,那少女也没有上来和赵子杰道一声谢,赵子杰挺身救人本 是出于一时义愤,也没有想过要那少女来给自己道谢的,所以,也并没有将这件 事情给放在心上,但是那少女对挺身相救自己的人不理不睬的,还是让赵子杰的 心中微微的有些不舒服了起来。

现在听到那少女在身后这么一说,赵子杰也不知怎么的,心中竟然有一种成 就感油然而生,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转过头来,微笑的看着那少女,那少女 看了看赵子杰,脸上不由的微微一红:「喂,你刚刚救了我,我得向你说声谢谢 了。」

赵子杰微微一笑,打量了一下那少女:「小姐,这种小事,何足挂齿,你谢 也谢过了,我还有事呢,要先走了。」那少女听到赵子杰说要走,不由的脸上微 微的露出了一丝失落的神色,但是在咬了咬牙以后,那少女大方的伸出了手来: 「喂,我叫杨晓芸,你啊什么名字呀。」

看到那少女白玉般的手指,赵子杰不由的心中微微一荡,但人家都已经伸出 了手来,而且自报了家门,赵子杰当然不能不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人家了,在这种 情况之下,赵子杰不由的也伸出了手来,道:「我叫赵子杰,花桥乡的,非常高 兴认识你。」

两人的手一接触,赵子杰就感觉到那杨晓芸的手是那么的柔若无骨,那么的 盈盈一热,却又是那么的温软而细腻,那种感觉,让赵子杰不由的入神了起来, 在报过了自己的家门以后,竟然一时间失神了起来。

说实话,那杨晓芸也确实算得上是个美人儿的,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高 巧的琼鼻,那小小的樱桃小嘴,那正被那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那饱满而坚挺的双 峰,那露在外面的那一段雪白而让所有的男人看了以后都会心神微微一荡的大腿, 都在向世人展示着,那杨晓芸不但是个美女,而且是个美女中的美女。

赵子杰是个普通人,所以,普通人对美女都不会有免疫力,而赵子杰也不例 外,所以,在感觉到了那杨晓芸的那充满了青春和热力的胴体,那身上散发出来 的淡淡的幽香和那小手那温软而细腻的感觉以后,不由的走神了起来,而那只正 握着那杨晓芸的柔若无骨的小手的手,也一时间忘了松开了。

那杨小芸看到赵子杰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不由的格 格一笑,那笑声传入到赵子杰的耳朵里,让赵子杰的心中微微一惊,这才意识到, 那杨晓芸的那柔软的小手还在自己的手里,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也不由的涨 红了脸,低声对那杨晓芸说了一声对不起以后,就赶紧的将手给松开了。

在那一刻,赵子杰感觉到,自己的手上仿佛还留着那杨晓芸的柔软的小手的 余温,一颗心不由的升起了一丝淡淡的失落的感觉,而那杨晓芸也不知想到了什 么,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是不由的微微一红,一时间,两人的表情不由的扭捏 了起来,谁也没有说话,不知道的人看到这两人的样子,还以为是一对恋中的男 女,正在那里难分难舍呢。

还是那杨晓芸显得大方一些,首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赵子杰,这是 我的电话号码,有事的时候可以找我。」说完,那杨晓芸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 来,写下了那电话号码,而那杨晓芸这么做了,赵子杰当然也只好把那电话号码 留给了那杨晓芸。

分开之后,赵子杰就连忙的向着自己的家里赶了过去,赵子杰的家,在那花 桥乡最偏僻的赵家沟子,离下车的地方还有十几里的路呢,而且,那里不通车, 所以,如果赵子杰不快一点的话,那天黑之前,可是赶不回家里的。

一边走着,赵子杰一边拿着那杨晓芸留下的纸条看了起来,赵子杰看到,那 杨晓芸的字迹娟秀,字里行意似乎还带着那杨晓芸的那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幽 香,看到那娟秀的字迹,那杨晓芸的那一张清秀的脸似乎又浮现在了赵子杰的眼 前,想到那杨晓芸的那温软的小手,赵子杰不由的心中微微一荡。

小心的将那杨晓芸留给自己的纸条给放进了口袋以后,赵子杰甩开大步,向 着那家里走了过去,两个多小时以后,赵子杰终于看到了自己的那家的屋顶了。

赵家沟子里,住的大部分都是赵姓的人,而外姓的也有,以李姓的为主,这 赵害沟子总共有一百余户人家,都分散在了这方圆十多里的地方,所以居住得并 不是很集中,而这几年随着改革开,赵家沟子里年青的男人们,有本事的都出去 闯天下去了,赵家沟子里也就剩下了一些老弱病残和一些妇女。

因为受到传统的思想的影响,那些女人们,都本份得很,心甘情愿的留在了 家里,在家里种种地,侍候老老小小的,任劳任怨的等着那到外面去闯天下的男 人们回家,和丈夫团聚,看到丈夫拿出一年挣来的血汗钱,才是这些女人们最快 活的日子。

而这些快活的日子,在一年里,却只有那么几天,那些出去闯天下的男人们, 都想多挣两个钱,好让自己家里的日子过得更加的好一些,所以,每年都是要快 到年关的时候才会回来的,而且,还在家里呆不了几天就又要出去了,虽然那些 个留守的女人们,心中不乐意,但是在这个男性为天的赵家沟子里,却没有任何 人敢在表面上露出半点的不满意的意思来。

五美人出浴

而现在,自己却要反其道而行之,放着在大都市做白领的机会不要,而要到 这个穷山僻襄里来挖掘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也不知道乡亲们会怎么看自己,记 得那天自己在电话里对自己的父亲赵云龙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自己还没有怎么说 呢,赵云龙就不由的暴跳如雷了起来,还末待自己将话说完,就将电话给挂了, 从而使得自己回来的时间也没有告诉赵云龙了。

走到自己家的门口的时候,那客厅和姐姐的房间里还亮着灯,看到这个情景, 赵子杰不由的冲动了起来,就想要大喊一声我回来了,但一想到自己的父亲和自 己通电话的时候的那语气那样子,赵子杰还是蹑手蹑脚的向着那姐姐的房间走了 过去。

因为赵子杰知道,除了自己的父亲对自己比较严历之外,自己的继母和两个 姐姐,都是很疼爱自己的人,自己先找姐姐,了解一下自己的父亲这几天来的事 情,也好对自己的父亲对自己回到赵家沟子是持个什么样的态度,那样的话,自 己也好对症下药,以免得刚刚一回到家里,就要接受自己父亲的大声的斥责。

来到姐姐赵子琪的房门口,赵子杰正要敲门,却心中一动,自己这个时候去 敲门的话,如果还有别的人在的话,那自己不是就要露馅了吗,想到这里,赵子 杰将手放了下来,转身来到了赵子琪的窗户之下,抬起头来,向着那房间里看了 过去,想要弄清楚赵子琪的房间里有没有人再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可是眼睛还没的看到里面的情景,一阵哗哗的水声就传入到了赵子杰的耳朵 里,听到赵子琪的房间里响起的那哗哗的水声,赵子杰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 「琪姐,你也真是的,都四年了,你那爱干净的毛病还没有改掉呀,还一个人偷 偷的躲在房间里洗脸呢。」

想到这里,赵子杰不由的抬起头来,向着姐姐的房间里看了过去,也不知是 怎么回事,赵子琪的房间里的窗帘并没有合严实,使得赵子杰的那一双眼睛,正 好可以透过那窗帘中间的一道缝隙,看到赵子琪房间里全部的风景了,赵子杰一 看之下,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原来,赵子琪正站在那澡盘子里面,背对着窗户,不停的用毛巾向着自己的 身上浇着水,原来,赵子琪正在洗澡,看到这里,赵子杰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 跳了起来,一个头也不由的低了下来,拍了拍胸脯,镇定了一下自己的那狂跳的 内心以后,赵子杰就要离开那让自己面红耳赤的地方。

但是在这个时候,赵子杰的脑海里,突然间展现出了赵子琪全身赤裸的样子, 想到赵子琪的那光滑的背部,赵子杰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在这种情况之 下,赵子杰的心儿不由的蠢蠢欲动了起来,赵子杰今年都已经二十一岁了,可是, 到了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过女性的身体。

和所有的年青人一样的,赵子杰对女性的身体也一样的充满了好奇之心,总 想要看一看那女性的身体和那男性的有什么不同,而同样的,也对那女性的身体 充满了渴望,而现在,就有一个良好的机会,可以让赵子杰可以一下子解开自己 在心中压制了二十年的那好奇之心,这种机会,诱惑着赵子杰,使得赵子杰不由 的有些口干舌躁了起来。

可是就在赵子杰转身要回到那窗户之下的时候,赵子杰的心中一个声音大喊 了起来:「赵子杰,你在干什么呀,你可知道,那里面,可是你的姐姐呀。」想 到这里,赵子杰的神智不由的微微一醒,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不由的狠狠的 拧了自己一下,一个身体又转了过来,就想向外走去。

可是就在这时,那撩人的水声却又不适宜的响了起来,那水声,就像是一只 无形的大手,正在撩拨着赵子杰的身体深处的某根敏感的神经,在这种情况之下, 赵子杰的身体如同着了魔一样的,慢慢的又蹲到了赵子琪的窗户之下,抬起头来, 赵子杰怀着一颗怦怦直跳的心儿,望向了那窗户之内。

赵子杰看到,赵子琪正站在那里,不停的用毛巾向着自己的身体上浇着水, 而那一头如云一样的秀发,也正垂在了赵子琪的那光滑而圆润的香肩之上,使得 赵子琪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妩媚动人。

那细细的水珠,正沾在赵子琪的那光滑的背上,在那灯光的照射之下,微微 的反着光,更衬托出赵子琪是肌肤胜雪,肤如凝脂,看到这里,赵子杰不由的倒 吸了一口凉气,身体的某个部位也不由的微微的起了反应,而那呼吸,也不由的 微微的有些沉重了起来。

在赵子琪的那背部欣赏了一会儿以后,赵子杰不由的用眼光在赵子琪的身体 上游荡了起来,赵子琪的那肩头是那么的光滑而浑圆,那背部的肌肤是那么的细 腻而紧至,那纤纤的细腰,是那么的弱不禁风,盈盈一握,而那个丰满而性感的 臀部,却又是那么的挺翘而充满了弹性。

那水气缭绕在赵子琪的身上,使得赵子琪看起来就如同那画中的仙女一样的, 是那么的飘飘欲仙,诱惑着赵子杰的眼光,看到这些,赵子杰的心中不由的有些 蠢蠢欲动了起来,那一双眼睛,不由的开始闪烁着那炽热的目光,在赵子琪的身 体上游荡了起来。

但让赵子杰感觉到美中不足的是,到了现在,赵子琪的那正面还没有转过来, 使得赵子要无法看到自己的姐姐的那丰满的双峰和那身体最隐秘的地方的风景, 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的心中不由的隐隐的渴望了起来,渴望着赵子琪转动身 体,让自己可以欣赏一下那女性的身体的阴柔之美,正在这时,赵子杰的心中怦 的一跳,赵子琪移动了一下身体,那样子,就像是要转过身来,而对着那窗外的 赵子杰一样的。

六母子情深

眼看着赵子琪的身体慢慢的转了过来,赵子杰似乎都看到了那正在赵子琪的 胸前高高的耸立着的那丰满而坚挺的双峰的边缘,但就在这时,赵子琪却突然间 抓起了一件衣服,包裹在了自己的身上,等到赵子琪转过身来的时候,那胸前的 那高耸的双峰以及那身体最隐秘的地方,都被包裹在了那衣服之下了,而赵子杰 什么也看不到了。

看到这里,赵子杰气得几乎连血都要吐了出来,原来那赵子杰来得不是时候, 当赵子杰看到赵子琪的时候,赵子琪已经洗完了澡,正在做最后的清洁呢,看到 这种情况,赵子杰知道,自己再呆下去也看不到什么了,而且时间长了,还有被 人发现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不由的蹑手蹑脚的又走到了家门之外, 整理整理了心情以后,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那门里走了进去。

四年了,家里还没有怎么变样,那围栏还是那围栏,那客厅里的灯光,正在 那里发出着淡淡的光芒,仿佛在向赵子杰发出着那无声的招唤一样的,因为有了 刚刚的经历,赵子杰不敢再不出声了,生怕自己轻手轻脚的回到家里又看到什么 不该看的东西,自己如果一进控制不住自己的话,说不定又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 的事情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不由的清了清嗓子,大声的道:「爸,妈,姐姐, 我回来了。」听到赵子杰的话,那本来寂静的小院子里,突然间躁动了起来,一 个人影从那客厅里冲了出来:「子杰,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子杰。」

那人影看清了那子杰的样子以后,不由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一把上前, 紧紧的搂住了赵子杰,转身向着客厅里面喊着:「云龙,真的是子杰回来了,云 龙,你来看看,子杰回来了,子琪,你哥哥回来了。」

看到那紧紧的搂着自己的人的那惊喜的样子,赵子杰的心中也不由的一阵的 温暖,自己的继母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热情而又开放,对自己也不像传说中的那 些继母一样的,而是好得不能再好了,想到这些,赵子杰也紧紧的搂住了自己的 母亲,大声的道:「妈,是我,是我,是你的子杰回来了,是你的子杰回来看你 来了。」

到了这个时候,赵子杰才意识到,由于自己的母亲紧紧的搂住了自己,那继 母的那胸前的那一一对正被那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坚挺而饱满的双峰,正好紧紧 的贴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一阵阵的温热的气息从那正被那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 双峰上散发出来,让赵子杰马上就体会到了自己的继母那成熟的女性的那身体的 坚挺和弹性,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的心中不由的一热,身体的某个部位不由 的又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

一想到自己怀里的是自己的继母,而自己的继母正在热情的迎接着自己的到 来,而自己却不争气的起了男性的反应,赵子杰的心中不由的就有一种负罪之感, 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不由的一把从那继母的怀里挣扎了出来,一张脸也不由 的微微的涨红了起来。

那继母不知道赵子杰为什么要推开自己,不由的睁大了一双美目,不解的看 着自己的儿子,但当那继母看到赵子杰微微涨红了的脸以后,不由的格格的笑了 起来:「子杰,看你还不好意思呢,我也真是的,忘记了你已经是个大人了,再 也不是那个调皮的小男孩了,来,来,子杰,快进屋里,你爸在那客厅里呢。」

赵子杰听到自己的继母这么一说,不由的点点头,就要向着那客厅里走过去, 去见见自己的父亲,但就在这时,赵子琪的房门一开,一条人影就从那房间里冲 了出来,一下子扑到了赵子杰的怀里,大声的道:「子杰,真的是你回来了吧, 你可想死了你姐姐了。」那人影,正是那刚刚还在洗澡的赵子杰的姐姐赵子琪。

感觉到了赵子琪的热情,赵子杰不由的点了点头,大声的道:「姐姐,是我, 是子杰回来了。」一边说着,赵子杰一边不由的在心中苦笑了起来,四年没见了, 自己的家里的女人们,怎么都兴起搂抱来了,也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是一个二十 一岁的大人了。

心中虽然这样的想着,但是当赵子杰感觉到一个温软的身体扑入到了自己的 怀里,而从那身体上又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以后,赵子杰不由的又 想起了刚刚自己在赵子琪的窗户之下看到的赵子琪的那赤祼的身体来,想到这里, 赵子杰再也不可控制的身体一热,身体的某个部位不由的翘了起来。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的反应了起来以后,赵子杰暗道了一声不 好,就连忙从赵子琪的身体里挣扎了起来,赵子杰在这一刻,就想要离开赵子琪 的那个温热的身体,以免得自己的姐姐发现了自己的身体的不雅的反应从而使得 两人的心里都难堪。

但是虽然赵子杰适时的从赵子琪的身体上挣扎了出来,但是,赵子杰还是感 觉到,自己的身体的某个部位还是微微的在那自己的姐姐的平坦的小腹之上顶了 一下,那种温热而弹性的感觉,让赵子杰不由的心中一热,但因为害怕姐姐知道 了自己的反应,所以,赵子杰连忙转过身来,向着那客厅里走了过去,一边走还 一边道:「妈,姐姐,爸爸在里面是吧,我看看爸爸去。」

感觉到有一个坚硬而火热的东西在自己的小腹上顶了一下,赵子琪的那杏脸 也不由的微微一红,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琪不由的心儿也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子杰长大了,我都忘记了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以后可不能这样,不然的话, 非得给闹出笑话来不可的。」想到这里,赵子琪摇了摇头,跟在赵子杰和那继母 的身后,向着那客厅里走了过去。

赵子杰走进客厅,就看到自己的父亲正坐在那里,沉着脸,大口大口的吸着 烟,看到自己的父亲的身体已经微微的显得有些苍老了,赵子杰的眼圈儿不由的 一红:「爸爸,我回来了。」

七温柔的姐姐

听到赵子杰的声音,赵云龙的那正低着头,闷声抽烟的身体似乎微微的颤抖 了一下,眼睛中似乎也闪过了一道异样的光彩,但是,当赵云龙抬起头来的时候, 那一张脸上却又变得一点表情也没有了起来,看了看那正站在那里的赵子杰,赵 云龙小声的说了一声:「子杰,你回来了,秋江,你去做点吃的吧,走了这么远 的山路,他肯定还没有吃饭呢,我有点累了,要睡觉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说完,也不看赵子杰一眼,转身就从那客厅里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去了,赵云龙的反应,让赵子杰不由的愣在了当地,赵子杰没有想到,自己到家 以后,父亲迎接自己的竟然是这样的一种态度,他知道,那是父亲在对他放弃了 城市的工作而回到这赵家沟子来的一种无声的责怪,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赵 子杰又能说什么呢。

赵云龙嘴里的秋江,正是赵子杰的继母,赵云龙的二婚夫人,姓高,叫高秋 江,花桥乡高家村人,年纪比赵云龙小了十来岁,这高秋江天生丽质,活脱脱的 是个大美人而,如云的秀发,那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嘴,都在向着世人展示着 那高秋江做为一个成熟女人的风韵,更为难得的是,那高秋江虽然三十多岁了, 但是那皮扶却如同那少女一样的,紧至而充满了弹性,而且光艳动人。

三十多岁的年纪了,又生过一个小孩,按理说那高秋江现在身材应该是严重 的变形了,可是说来也怪,高秋江也不知是怎么保养的,那双峰还是那么的坚挺, 那屁股还是那么的浑圆而挺翘,那腰身还是那么的纤细而苗条,不知内情的人, 看到高秋江以后,还以为那高秋江比她的实际的年龄最少小了十岁,也就是二十 五六的样子罢了。

看到赵云龙走了出去,那高秋江的嘴巴不由的一翘,小声的道:「这死老头 子,就这个德行,对自己的儿子还那么的记恨呢,子杰,不要理她,你和子琪在 这里坐一会儿,我去给你爱吃的东西去,一会儿就好了。」说完,对赵子杰微微 一笑,转身也离开了客厅。

看到赵云龙和那高秋江两人都离开了那客厅里,赵子杰不由的长长的叹了一 口气,一屁股的坐在了那长橙之上,神情间,显得十分的寞落。

看到赵子杰的样子,赵子琪当然知道赵子杰为什么会这个样子的了,在这种 情况之下,赵子琪不由的一屁股的坐到了赵子杰的身边,一只手搂在了赵子杰的 肩膀之上,将一个头凑到了赵子杰的耳边,小声的道:「子杰,你不要难过了, 爸爸就是那样的一个人,面冷心热,听说你不要大城市的工作而要回到家里来, 老爷子这几天给谁都没有好脸色,不过你放心,以我对那老头子的了解,他发过 了这一顿脾气,应该就会没事的了。」

随着赵子琪坐到了自己的身边,赵子杰的心中有些不自在了起来,因为赵子 杰感觉到,赵子琪的那一只充满了弹性的丰满而笔直的大腿,正紧紧的贴在了自 己的大腿之上,而从赵子琪的大腿上传来的那种女性的身体上特有的那种温润的 感觉,让赵子杰不由的心儿怦怦的直跳了起来。

而由于赵子琪搂着赵子杰的肩膀,停样的姿势,又使得赵子琪的那对正紧紧 的被那上衣包裹着的双峰,和赵子杰的肩头有意无意的接触了起来,从赵子琪的 身体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弹性和坚挺的感觉,让赵子杰不由的又有些口干舌躁了起 来。『

更为要命的是,赵子琪由于刚刚洗过澡,那身体上正在慢慢的向外散发着一 股淡淡的幽香,正和那洗发水的香味混合在了一起,弥散在了空气之中,而赵子 杰在这个时候,却又想起了刚刚自己看到的赵子琪的雪白的身体在那水雾之中如 同女神一样的样子,几种刺激加在一起,使得赵子杰不由的有些心猿意马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那,赵子杰不由的低下了头,就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想将 自己心中的那些下流的想法给赶出脑海中去,但是赵子杰觉得,自己越是这样子 做,那种蠢蠢欲动的想法在心中就越发的就得强烈了起来,而赵子琪那香软的身 体带给自己身体的那种美妙的感觉,也更加的强烈了起来。

赵子琪可不知道赵子杰在想些什么,看到赵子杰还低下了头,还以为赵子杰 是因为赵云龙不理他而伤心着呢,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琪不由的低声的对赵子 杰道:「子杰,我跟你说了,这件事情不要放在心上的,我知道,你是一个有主 见的人,你所做的事情,都会有你的道理的,我没读过所书,大道理我不懂,但 是,我的弟弟却是个文化人,所以,我坚信,你的选择是不会有错的,放心吧, 我和妈妈会一起支持你的。」

听到赵子琪的话,赵子杰的心中不由的一乐,这个姐姐,从小一直对自己就 好,每当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姐姐总是舍不得自己一个人吃,而总要留一点给自 己,而碰到自己被人欺负的时候,姐姐也总是会挺身而出,帮着自己,而自己做 了什么错事的时候,赵子琪也总是会在爸爸的面前帮自己打掩护,使得自己免于 责罚。

而今天,赵子琪又说出了那温暖人心的话,赵子杰的心中不由的一阵的感动, 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不由的伸出手来,握住了赵子琪的一只柔软的小手,恳 声的对赵子琪道:「姐,你对我真的很好,谢谢你了,姐,我出人投地了,我一 定会好好的报答你的。」

听到赵子杰这么一说,赵子琪不由的格格的笑了起来,一边笑着,还一边妩 媚的瞪了赵子杰一眼,道:「子杰,看你所说的,我是你的亲姐姐呀,再说,我 妈死得早,我长姐如母,怎么会不对你好的呢,你放心吧,子杰,姐说过的话, 就一定算数,你的事情,我帮定了的,明天等爸爸起床了,我就和他说去,老爷 子有时候,还是会听我的话的。」

八暧昧情素

赵子杰看到,赵子琪的那一对正被那衣服紧紧的包裹着的那丰满而坚挺的双 峰,随着赵子琪的笑声,正在那饱满的胸脯上不可遏制的颤抖来,在自己的面前 快乐的抖动着,诱惑着自己的眼球,而那一张性感的小嘴,也正在自己的那脸边 不远的地方,对着自己,使得自己几乎能闻到姐姐的那吐气如兰的气息,而那一 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正在那里妩媚的看着自己,那眼中透露出来的那情意,让 赵子杰的心中不由的微微的有些冲动了起来。

赵子杰感觉到,自己的姐姐的那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是那么的吸引着自己, 联想到自己刚刚偷看到的赵子琪的那在水中的那曼妙雪白的胴体,赵子杰不由的 呼吸微微的有些急促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连忙的转过了脸去,以防 止自己忍不住姐姐的诱惑,而做出想要强吻一下姐姐那樱桃小嘴的冲动来。

同时,赵子杰在心中也不由的大喊了起来:「赵子杰,你在想什么呢,她可 是你的姐姐呀,你的心中怎么会有那种相法呀,你还算是人吗,你还对得起你姐 姐对你的关心和帮助吗。」

赵子琪看到赵子杰突然间将那脸给转了过去,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弟弟再也 不是那个还年少不更事需要自己的体贴和照顾的小男孩了,而已经是一个青年了, 想到这里,赵子琪也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那对待自己的弟弟的态度有些过火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琪连忙站了起来,红着脸道:「子杰,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可是你的姐姐呀。」

赵子琪的话,让赵子杰的心中更加的难受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 不由的头低得更加的低了起来,几乎将头给埋进了那胸膛里面。

看到赵子杰的样子,赵子琪的心中不由的莫名的一疼,在这种情况之下,赵 子琪不由的温声的对赵子杰道:「赵子杰,怎么样,在学校四年了,找了女朋友 没有呀。」话一出口,赵子琪不由的后悔了起来,刚刚才体会到赵子杰对自己的 暧昧之情,现在却又问起了赵子杰这个敏感的话题,那不等于是让赵子杰的心儿 又活动了起来吗。

赵子杰听到赵子琪这么一说,在心中不由的又浮现出了一个秀丽的身影,想 到张蕾,赵子杰不由的觉得心中又苦又涩,自己坚持要到农村,到自己的家乡来 发展,先是自己谈了两年的女朋友张蕾离自己而去,而现在,自己的父亲对自己 的态度又不冷不热的,难道,自己的选择真的错了吗。

这一转移注意力,赵子杰感觉到自己对赵子琪心中的负罪的感觉一下子冲淡 了好多,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了看那正站在身边看着 自己的赵子琪一眼,道:「姐,谈过一个,可是,现在,我们分手了。」

听到赵子杰这么一说,赵子琪有意的打趣起赵子杰,想让赵子杰高兴起来: 「子杰,你说说看,是哪个不长眼睛的小姑娘呀,我们家子杰这么好的人,她都 不要,不过没事的,大丈夫何患无妻,让那小姑娘给后悔去吧。」

虽然知道赵子琪是想让自己开心,但是赵子琪的话,却让赵子杰的心中打开 了一个口子,使得赵子杰一五一十的将自己认识那张蕾的过程以及为什么那张蕾 要和自己分手的事情给说了出来,说完这些以后,赵子杰压制在心中多日的苦闷 一下子发泄了不少,一个人也不由的变得轻松了起来。

赵子琪听到了赵子杰的话后,心中也不由的伤感了起来,眼前也仿佛展现出 了赵子杰在外四年的又苦又累的生活情景来,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琪不由的对 前眼的这个弟弟心疼了起来,直到赵子琪的身边之后,赵子琪将赵子杰的头轻轻 的搂在了自己的胸脯里,轻声的对赵子杰道:「子杰,不要想那么多了,人家看 不上你,咱们还看不上人家呢,你放心吧,等你稳定下来,姐姐就帮你找一个, 一定要将那个叫什么张蕾的姑娘给比下去,让那张蕾给后悔去吧,而且,姐姐答 应你,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姐姐都会在你的身边帮助你的,不会再离开 你了。」

虽然赵子杰的头埋入到了赵子琪的那一对饱满而坚挺的正被那衣服紧紧的包 裹着的那双峰之中,从赵子琪的那双峰上传来的那种弹性而坚挺的双峰,虽然也 可以让任何的男人心动,但是在这一刻,赵子杰感觉到的却只有赵子琪对自己深 深的姐弟情意,而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杂念,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不由的放松 了身体,静静的任由自己的姐姐抱着自己,感受起这能得的家的温情来。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那高秋江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走进了 客厅里,那正依偎在一起的姐弟两人如同触电一样的分了开来,赵子琪更是涨红 了俏脸,使得赵子琪看起来更显得妩媚动人,而赵子杰看到高秋江,也不由的脸 上微微的涨红了起来。

那高秋江其实已经将两人的举动给看在了眼里,看到两人的样子以后,那高 秋江不由的一笑,道:「子杰,子琪,你们说什么悄悄话呀,让我也听听好不好 呀,子杰,来,这是你最爱吃的肉丝面,赶紧吃了吧。」。

赵子杰坐了半天的车,又赶了十几里的山路,也确实是饿了,闻到那面条的 香味以后,赵子杰也顾不得和高秋江客气,一把就端过了那碗面条,狼吞虎咽了 起来,那高秋江看到赵子杰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由的叹息了一声,坐在了赵子杰 的对面,充满了怜爱的看着赵子杰吃起面条来。

一边看着赵子杰吃面条,那高秋江一边道:「子杰呀,你知道吗,你在外面 的四年里,我们每天都在想你呀,想你过得好不好,想你有没有被人欺负,想你 一个人在外面多么的不容易,每想到这些,虽然你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但是,我 的心呀,却总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揪着了一样的。」说到这里,那高秋江的那一双 美目一红,似乎要掉出眼泪来,叹息了一声后,那高秋江又接着道:「虽然,你 也经常给我们来信,打打电话,但是,我总觉得,没有像我这样的看着你好,因 为这样子看着你,我的心里才踏实呀。」

九矛盾

赵子杰虽然知道,那高秋江虽然不是自己的生母,但一直对自己很好,但却 没有想到,那高秋江竟然会和自己的亲生母亲一样的,无时无刻的不在关心着自 己,担心着自己,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也不由的眼圈儿一红,道:「妈,我 在外面的这四年,又何尝不是天天的念想着你们呀,我今年都二十一岁了,而父 亲也老了,这个家里,又只有我一个男孩子,所以,我早就打好主意了,一毕业, 就回到家乡来,在家乡创业,一来,家里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二来,现 在国家越来越重视农村的建设了,这农村的发展的机会远远的比那城市里面多。」

听到赵子杰这么一说,那高秋江也不由的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子杰呀,你 的这份心意,你以为你爸爸他就不明白吗,可是,你爸爸不让你回来,那也是为 了你好呀,我们这里这么穷,而且穷了世世代代,这种局面,也不是你一个人说 改变就能改变得了的呀,而且,在城里生活,必竟比在这里要好吧,你要知道, 你爸爸的一片苦心,不要怪你爸爸好吗。」

赵子杰知道,那高秋江的话,是在为赵云龙刚刚对自己的态度在做着解释, 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不由的微微一笑,在喝完了最后一口面汤以后,才微笑 着对那高秋江道:「妈,你们两个老人家的心情,我做儿子的,又怎么会不理解 呢,但是,我做儿子的有做儿子的想法,这毕竟是我的人生最重要的一步,我不 会拿自己开玩笑的,你们放心好吗,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我相信,凭着我的努 力,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

高秋江看了赵子杰一眼,轻声的道:「子杰,我知道,从小到大,你只要认 准的事情,是没有人能以身试法你的主意的,我一个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 我也不知道,你们父子两人,倒底谁对谁错,但是子杰,你放心,做母亲的,哪 有不希望儿子成气候的,你既然回来了,就好好的在这里干,有什么困难,我们 一起想办法来解决吧。」

赵子杰知道高秋江也是支持自己的,听到那高秋江这么一说,赵子杰点了点 头,那高秋江却愁眉不展的,从赵子杰的手里接过了碗以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以后,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欲言又止,转身离开了客厅里。

赵子琪看到那高秋江的样子,不由的伸了伸舌头,走到了赵子杰的身边,轻 声的道:「子杰,没有想到,四年不见,你的口才又和进了不少呀,刚刚你说的 话,我要是爸爸的话,也会被你感动的。」

赵子杰知道,赵子琪是在听到了那高秋江的话以后,知道了赵云龙对自己回 家来创业的事情态度强硬,从而说出那些话来安慰自己,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 杰不由的苦笑了一声:「姐姐,爸爸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但愿他能原谅我支 持我吧。」

赵子琪点了点头,知道赵子杰讲的是实话,赵云龙在姐弟两人的心中,一直 都是一个认死理的倔强得很的人,只要他认准的事情,那可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的,想到这里,赵子琪不由的为赵子杰担心了起来,而赵子杰因为心中有事,所 以,又和那高秋江和赵子琪两人谈了一会儿以后,就睡觉去了。

虽然回到了家里,但是赵子杰一想到明天就要面对着赵云龙,心中不由的患 得患失了起来,躺在床上,翻来履去的睡不着觉,直到天色微亮,才沉沉的睡了 过去。

而这一觉,又睡到日上三杆才起床来,匆匆的洗了一下以后,赵子杰来到了 客厅之上,赵云龙正在那里等着赵子杰呢,而赵子琪和那高秋江正在院子里忙碌 着,只是,两双美目总是会不停的向着那客厅里瞅上那么一眼,显然是很关心这 一场父子之间的谈话。

看到赵云龙面沉如水的坐在那里抽着烟,赵子杰不由的心中微微的一跳,在 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只好硬着头皮给赵云龙打起了招乎:「爸爸,早。」赵云 龙听到赵子杰的声音,却哼了一声:「早,太阳都要晒到屁股了,还早呢,年青 人,就知道睡懒觉,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到早上这个时候,已经将猪喂了,将 水挑了,下地干活去了,真不知道,你在外面四年是怎么过的,一点长进也没有。」

听到赵云龙这么一说,赵子杰的脸上不由的微微一红,在这种情况之下,赵 子杰不由的低声的道:「爸爸,其实我在学校起得挺早的,不然的话,我也不会 在学校里入了党,又当了学生会的干部的,昨天坐了一天的车,所以有点累,今 天才睡晚了的。」

赵云龙冷哼了一声:「任何事情,都不要给自己找借口,年青人,这会给你 养成堕性的,以后,碰到什么事情,你都要找借口的话,你将一事无成的。」赵 子杰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赵云龙的劝导。

也许是看到赵子杰的态度还可以,赵云龙的那昆绷的脸上不由的现出了一丝 的笑意:「子杰呀,你这次回来,呆上个三四天,就可以走了,你刚刚毕业,应 该去城里找份好工作,这样,你才对得起你老子对你的一片苦心呀。」

赵子杰看到父亲终于笑了,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松,但是还没有来得极品味那 父亲的脸上的笑容,赵云龙却又说出了那样的话,让赵子杰的心儿不由的凉了起 来,一时间,赵子杰不知道怎么回答赵云龙的话,不由的静静的站在了那里,不 做声了起来。

赵云龙看到赵子杰不吭声,又接着道:「好男儿志在四方,可千万别家长里 短,儿女情长的,这样子,会误了你的前途的,家里确实是舒服,你也确实是我 唯一的儿子,你心里的想法,你妈昨天晚上都跟我说了,你的好心,我知道了, 但是,家里不是还有你妈,还有你的两个姐姐一个妹妹吗,家里的事情,你就不 要操心了,只要你争气,过得好,你爸爸我这张老脸上就有光了,我们也就会过 得更好的。」

十大吵

赵云龙的话,让赵子杰不知从何说起,看了看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赵云龙 以后,赵子杰道:「爸,你的思想也太古板了,要知道,在大城市里,我也不一 定能出人投地,而我回到家乡里,也就不一定会一事无成的,爸,你相信你的儿 子,现在国家的政策这么好,而我,又觉得自己有能力能创出一番事业来的。」

赵子杰的话,完全的出乎了赵云龙的意料,在这种情况之下,赵云龙淡淡的 道:「子杰,你也要相信你爸,你爸是过来人,看事情都要比你清楚一些的,你 听我的话,不会有错的,你看看,我们这里的人,一个个的,都往外走,你倒好, 反过来了,你让我以后看到人家,怎么跟人家解释呀,还有,这个鸟不拉屎的地 方,你又能有什么做为呢。」

赵子杰还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赵子杰知道,自己的父亲 是一个倔强而又认死理的老头子,自己想要说服赵云龙的话,可不是一件轻易的 事情,所以,赵子杰道:「爸,话也不是跟你这么说的呀,事情总是人家干的, 而我,就是想要在这片末被开发过的土地上,做出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来。」

赵云龙叹了一口气,淡淡的道:「子杰,你长大了,也是文化人了,是不是 你爸说的,你都听不进去呀。我倒想要听一听,你在这里想干些什么呢。」赵子 杰微微一笑,道:「爸爸,我都想好了,虽然我们这里交通不便,但是,这里的 水土养人,而山上多的是那又肥又嫩的猪草,这么好的一种资源我们如果不利用 的话,那简直就是一种浪费,所以,我决定在家里养猪。」

「什么养猪」赵云龙听到赵子杰这么一说,不由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双眼 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子杰,仿佛赵子杰的话就像是一个炸雷一样的,使得赵云龙 再也没有了和赵子杰说下去的情绪了。

而正在那屋外看着那父子两人的高秋江和赵子琪,似乎看出了那客厅里充满 了火药味,不约而同的来到了客厅里,一到客厅,那高秋江和赵子琪就像是分好 了工一样的,一个走向了赵子杰一个走向了赵云龙,那高秋江走到了赵云龙的身 边,道:「老赵,你看你,怎么像看着一个仇人一样的看着子杰呀,他可是你的 儿子呀,而且,昨天晚上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今天要好好的跟子杰说吗。」

而赵子琪走到了赵子杰的身边,轻声的道:「子杰,你也真是的,才刚刚回 来,就跟你爸吵什么呀,你可知道,爸爸也是为了你好呀,所以才想劝你回到城 里去的,你怎么就不能理解一下呢,而且,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好好的跟爸爸说 呀,也犯不着像这样子的,搞得大家跟仇人一样的。」说完,还对赵子杰使了个 眼色。

赵子琪的话,听到赵云龙的耳朵里,就像一根导火索一样的,使得赵云龙压 制了多日的那愤怒给一下子暴发了出来:「子琪,你不要跟他说什么了,你知道 他回来要干什么吗,告诉你,他,他,他竟然要回来养猪呀,堂堂一个大学生, 竟然要回到乡下来养猪,这,这,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放呀。」

那高秋江和赵子琪两人虽然知道赵子杰要回家来创业,但是,至于赵子杰到 底要干什么,两个人还没有来得及问,现在听到赵云龙这么一说,那两人也不由 的大眼睁瞪起小眼来,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对着赵子杰道:「子杰,你真的要回来 养猪吗。」

赵子杰看到高秋江,赵子琪和赵云龙如同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的眼神,不 由的在心中苦笑了一下:「我这倒底是怎么了,我不就是想借着这里得天独厚的 条件,来干自己的事情吗,怎么爸爸妈妈和姐姐的反应就这么大呢。」但是,三 人那异样的眼神却也激起了赵子杰心中的倔强,在这种情况之下,赵子杰不由的 点了点头,脸上也露出了坚决的神色。

那高秋江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子的脾气,看到赵子杰的脸上的神情以后,高秋 江知道,赵子杰在心中已经是决定了这件事情了,而高秋江身为赵云龙的老婆, 当然赵云龙也是一个只要认准了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那个脾气,所以,在 这种情况之下,那高秋江只好做起了和事佬来:「老赵,你也真是的,这件事情 又不是没有得商量的,你犯得着发那么大的火吗,子杰,你也真是的,你也不要 坚持自己的想法了,要回家里来做事,又不是非得养猪不可的,你还可以做做别 的事情吗,我就不相信了,你堂堂一个大学生,就会找不到一件体面的事情呢。」

赵子琪也看出了父子两人间充满了的那种一触即发的那种火药味,在这种情 况之下,赵子琪也不由的道:「爸爸,赵子杰年青,一时糊涂,你也不要太生气 了,子杰,你也是的,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跟我们商量一下,就自己做主了么, 妈妈说得对,咱不养猪了,重新找个工作好吗。」

赵云龙看到那高秋江和赵子琪都站在了自己的这一边,不由的心中微微的好 受了一些,在这种情况之下,赵云龙不由的道:「子杰,你妈和你姐说的话,你 都听到了的吧,你自己看吧,如果你要重新找一个工作,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 想回家就回家吧。」

俗话说得好,知子莫若父,赵云龙也知道赵子杰从小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 的人儿,自己的话,并不能让赵子杰改变什么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赵云 龙也不由的软了下来,说出了那样的话来,只要赵子杰答应自己不在这里养猪, 自己就可以接受赵子要回家创业的事实。

可是,却没有想到,赵子杰下面的话,却又让赵云龙的火气一下子又窜了起 来,只听到赵子杰道:「爸,妈,姐,你们对我好,我都知道,但是,我现在也 是一个大人了,我也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主张,这件事情,我既然认准了的, 你们怎么说,也都是没有用的。」

十一决裂

赵云龙听到赵子杰这么一说,再也忍耐不住的发作了起来:「你个蓄生,我 花那么多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