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小说  »  家庭乱伦  »  我与洗浴场老板娘的往事

我与洗浴场老板娘的往事

今天的我,坐在办公室对着屏幕发呆,你,又在哪里?是否还记得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我与她的故事发生的自然而又偶然。

(一)初识如少年,足疗生情愫

我32岁,拥有一个漂亮的宝贝女儿刚刚三周岁,和妻子的生活平淡而又乏味,为了生活的琐事经常争吵。不安的心越来越渴望激情来充实。

微信,被戏称为约炮神器,当身边的朋友都在使用的时候,我也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好奇,从网上下载了一个装在了手机上。当天,就打开了,并且迫不及待的通过「附近的人」开始物色心目中的女子。当我看到有个文静而又优雅的名字叫做「绽放笑容」的女子的时候,试着发送了一个邀请好友的要求,套用一个广告词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试探的。类似的网友还加了不少,可是不是推销就是广告的小妞,甚至,有几个赤裸裸的询问是不是要「全套」。只有她看起来比较冷淡,但是还是淡淡的回复了「你好」。

庸俗而又无聊的开头,很快也到了下班的时间,就没有再联系。

第二天,处理完工作,终于想起来昨天添加的好友,就发了一个笑脸的符号,没想到,她回的很快。

「在干吗?」「喝奶昔,你呢?」「o,不错的享受,我在工作呢,怎么没去上班」「呵呵,无业游民,不用工作」「哦,老公养你啊,幸福!」「幸福?也许吧」慢慢的,开始了对话,也开始了互相的试探和了解。终于,我了解到,她叫英子,黑省人,和她老公一块来泉城打拼。她老公的生意越来越好,而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差。因为没有太多的技术,她也没去工作——后来了解到,英子其实也有自己的生意,但是老公不放心她,就一直阻止她做生意。

男人和女人的交往永远是以纯洁的友谊互相安慰,而又是以最终的目的为最高的目标。暧昧的情愫,在我和她之间慢慢滋生。先是,互相姐弟相称,后来慢慢的互成宝贝。

「宝贝,想我了吗,你在干吗?」「嗯,想。他刚出去,晚上不回来了,你陪我好不好?」「好啊,宝贝,怎么陪你呢,我也没法飞到你身边,好想搂着抱着你睡。」「嗯,好吧,我把枕头当做你,靠在你身上。」「哈哈,宝贝,你最好把被子当做我,压在你身上」「你坏死了!!!」「宝贝,我想你,特别想你,明天我们见面好吗,我就想当面看看你。」终于,还是提到了见面。其实自从我们互相欢喜,暗生情愫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和她都想见到对方。虚拟的网络终于无法满足饥渴的好奇和期盼。

我和她的见面地点选在了一个足疗馆。呵呵,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创意?地点,是我选的,在之前和朋友应酬的时候,知道这家足疗店是纯绿色足疗,没有任何的情色成分,装修的古朴典雅,里面的技师也是服务到位。关键是,包间里面私密性很好,适合朋友聊天不被打扰。包间的设置和宾馆的标准间一样,内设大床,和洗浴间。我到了房间就给她打电话。

「喂,我到了,你过来了吗?」在电话里,我还不习惯叫他「宝贝」,这么暧昧的称呼。

「还没有,我刚送完孩子,现在开车过去,我到门口,你接我一下好吗?」英子的孩子已经4岁了,上幼儿园小班,每天早晨需要送孩子到幼儿园,下午五点去接孩子,这中间的时间,就是她的「自由活动时间」。

「好的,你一会到门口,给我打个电话,我就过去接你。」过了十分钟,在我焦急而又紧张并且充满了兴奋的期待中,我的手机想起来了,那一刻,我发现我的手机铃声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我快速的本走到门口,看到一辆黄色的尼桑缓缓的停到路边,靠近足疗店的门口。我知道,是英子到了。

我走到她车子的旁边冲她微微一笑,英子落下了车玻璃。那一刻,我眼前真的一亮。英子长发盘起,纤细的双眉如柳叶一样可爱。双眼清澈见底,好像永远在微笑。看得出来,她可以的化妆了,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上线忽闪。脸蛋白皙,双唇红艳而又不媚俗。上身穿着淡黄色的呢子外衣,冲着我含蓄微笑。我看着英子的微笑,感觉身心荡漾,瞬间的失神之后,快速的恢复过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你来了!」几乎,我们两个同时吐出这几个字,然后又一块呵呵一笑来掩饰内心的尴尬。

接下来,我们好像熟识好久的朋友一样,初见的尴尬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带她来到包间,很快,两位技师为我们服务。

说实话,为我服务的技师,是一位漂亮的小姑娘,可是整个足疗过程中,包括后来的推拿按摩,我的心一直在英子身上,紧张而又忐忑的和英子说话,并且时刻关注着英子的一举一动。漫长的足疗终于做完。

「先生,服务做完了,请您休息!」说完,两位技师退出了房间。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尴尬的安静,我和英子各自坐在自己的足疗椅上,没有说话。

「感觉如何,做完足疗舒服吧?」「嗯,不错,谢谢你请我哦?」汗!此时,我还不知道她家就是开洗浴的,我还在她面前卖弄足疗!

因为足疗技师做完服务以后,只是简单的帮我们擦干脚,所以此时,我和英子还光着脚呢。我鼓足了勇气,对她说,到床上坐着吧,盖着被子,别冻着。英子犹豫了一下,红着脸点头同意了。这时候,我才仔细观察英子,下身穿着黑色的紧身打底裤,套着一个超短的小皮裙。

上床拉过被子,英子害羞的做到床的另一边,我也把我的脚伸进被子里。在我有意而又无意的动作下,我轻轻地碰到了英子的脚丫。她没有躲闪,轻轻地靠在我的脚上。那一刻,我真的像极了初中情愫暗生,笨拙而又闷骚的小少年,不过,这种感觉,我好喜欢!

(二)激情继续,烦恼初现

英子看出了我的尴尬,噗嗤一笑,她取笑我说,你是不是怕我?

笑话,想我堂堂男子汉岂能让女人看低。

「怎么会怕你,我是怕唐突佳人」「我可不是佳人,都和你在一个床上了。」可能她也觉着这句话的含义太丰富,「坐在一张床上」英子出口解释也可能是强调。

「你老公知道你出来吗?」我问了一句最不应该问的话,这时候,提她老公干嘛!

果然,我问这话,英子尴尬的低头不语。但是可能怕我误会,她还是开口说,老公整天在外面忙事业,根本没时间管她。

吸取了教训的我,不再提尴尬的话题,慢慢给英子讲了几个笑话。

「哈哈哈,太好笑了,师太你饶了老衲吧,大和尚求饶了呢?」果然,英子被成人笑话逗得厉害,笑的花枝乱颤,我的小心肝也怦然而动。

「你坏死了,笑的我肚子疼。」「是吗,我帮你揉揉,我的按摩手法可不比按摩技师的差哦!」「是吗,可是你不许占我便宜!」「嗯,放心,咱是君子,动口也动手!」我慢慢的挪到英子身边让英子趴在床上,轻轻抚触英子曲线玲珑的后背。

刚开始我规规矩矩的揉捏搓拿英子的后背,处心积虑的碰一下英子的挺翘的小屁股。英子老老实实的趴在床上任我施为。沉默就是同意,拒绝就是含蓄!不知道哪位资深老狼的话提醒了我。我的手慢慢移向英子背后的高峰。

「讨厌,你这是按摩吗?」「嗯,人的屁股上有最丰富的经络呢」「骗人!」「不信,你感觉一下」英子薄薄的打底裤和柔软的小皮裙,准确无误的把她小屁股的柔嫩和丰盈传递到我的手掌心。这时候的英子也面色潮红,呼吸加重,她动情了!

「别这样好吗,我难受!」「宝贝,我喜欢你,喜欢你的一切」这时候,我终于发现自己不再尴尬了,宝贝两个字在嘴里是那么的自然。

沉默,英子没说话,双眼迷离而又轻盈的看了我一下,轻轻的说:「怕有人进来」。

「这里的服务很好,客人不叫,服务生是不会轻易的打扰的」没了后顾之忧的英子,柔弱无骨的趴在床上俏笑说,坏人,你是故意的!

我没有时间体会英子的娇羞了,快速的拔掉了英子的小短裙。

很快,英子被我剥成了一只光滑的小白羊。我分开英子的双腿爬了上去。英子终于甩掉了尴尬和娇羞,伸出双臂,楼着我的脖子说:「坏人,慢点。」英子的双乳如调皮的小白兔,在我手中变化成个钟摸样,她仰着头,用力的挺起胸,想要把自己可爱的咪咪,用力往我手里送。

我跪在英子的双腿之间,坚硬的鸡巴因为充血涨的生疼,努力的摇头,想要寻找温暖的家园。英子的双腿不安的上下揉搓,洁白柔嫩的大腿摩擦我的腰。

「进来,宝贝,要我……」双眼迷离的英子不断的挺腰,靠近我怒涨的龙头。听到了这话,如若天音,没有任何的推脱,我扶着鸡巴,就挺近到英子下身的双唇。英子奚落的毛发下,犹若蝴蝶翅膀一样的双唇也开始红肿。双唇之间开始分泌潺潺的爱液。没有任何的犹豫,我用力的一插到底!

「哦,坏蛋,疼,谁让你这么用力」英子娇羞的怕打我的肩膀,还没有完全的湿润,英子还不习惯大力的进入。

「宝贝,对不起,你太美了,我忍不住,好像一口把你吞进肚子里」「嘻嘻,到底谁吞谁?」英子说完还调皮的收缩了一下下体,挤压我的鸡巴。

「宝贝,我可以动了吗」「嗯,慢点,坏蛋,那么大」「呵呵,是我坏,还是鸡巴坏?」「都坏!你欺侮我的心,她欺侮我的屄」没想到英子这么的豪放!说出的话更是让我血脉喷张。

「那你喜欢吗,洗完我欺负你吗」「嗯,喜欢,喜欢你用力欺负我!」情人的鼓励和认可是男人最大的动力,我不再矜持,发力挺近屁股,鸡巴犹如肉刺狠狠的刺进温暖柔软的肉饼。英子也大口呻吟着相应我的冲击。

「宝贝,你好棒,哦,又来了」英子好像离开水的鱼,张大嘴巴呜呜的呻吟,大口粗喘,脸上充满了痛苦,又充满了满足,下身更是迎送到我下体,让下身更紧密的和我结合到一块。

「哦,好美,呜呜呜,好美,我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是吗,我也是,你下面好热,好紧,我恨不得进入你的身体,不出来了」「嗯,宝贝好,我的屄,属于你了,我也要你的屌,好吗,给我,不许拔出来」「好好,我一直在里面,我们做连体人好不好,我的鸡巴嵌在你的屄里」感情和肉欲的彻底放松,英子好像换了一个人,狂野而主动。

骚贱的吞吐从小穴中传来,显得更加的淫荡,然而,在她自己挖着自己的小穴的时候,那美艳的面容却沉浸在满身的欢愉之中,然而,在欢愉的眉宇之间,还夹杂着一丝丝的难过,好似根本无法满足自己高涨的欲望一般,她用更加淫荡的话来刺激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英子……的老公……,快点干……英子的……小屄……啊……啊啊啊……啊好……美,用……力,英子……好像做……个浪货……,做你……的浪货……,让你狠……狠的操……英子的……小屄……唔唔……唔唔……,不……要,啊……啊啊……,好有……力,干……啊,狠狠……的干……英子骚……,是个……大骚……逼……唔……唔唔……」黏黏的爱液从英子那肥美的双臀之间缓缓滴落,那柔润的小手上,早就湿润斑驳了,让人一看便觉得这个女人骚劲十足,很想抱着那肥美的屁股狠狠的干上一番,把这个骚女人干上天!

在大力的冲撞下,英子终于大口的吐出一口气:「到了,宝贝,我到了,我高潮了,我要喷了,哦,美死了!」「不行了……不行了……宝贝……我们换个姿势……」英子可能确实累了。

我一听将大肉棒拔出来,仰躺于大床上,一边用手握住自己的大鸡巴套弄,一边对英子说:「你坐上来!我们玩玩女上男下……」我边说边用手拍了拍捏了捏英子雪白的大屁股。白花花的大肉臀已是沾满了粘乎乎的淫液。

「啊!……这样啊!……嗯!……」英子此时也不顾忌什么了,红着脸像骑马似的跨上我的身体,双腿分开紧挨着我那条傲然挺立的大鸡巴,跪坐在我小腹上。接着英子一手握住大鸡巴,一手掰开自己那两片阴唇,把大肉屌顶在自己湿淋淋肉洞口,肥大的屁股慢慢一沉一沉,将我那冲天一柱大肉屌缓缓吞入自己骚逼里……「啊!……啊!……好……舒服……啊!……」英子忘情地轻呼,挺着腰身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动,双手拼命的搓揉着自己的乳房,兴奋得摇头摆发俨然进入了忘我境界。

英子此番忘情淫态确够香艳,乐得我垫高枕头,观看她香汗淋漓的激情表演。

英子胸前的大乳房,随着屁股的摆动,也不停的上下左右的荡漾着,双手还狠狠挤压竖起的乳头,疯狂的叫……「啊!……哦!……插!……我不行了啊!……啊……」英子语无伦次地浪叫着。上下套弄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近乎疯狂的英子,此时竟把手移到自己那正在做剧烈活塞运动的阴户,将手指头按在被插得向外翻开的阴唇上,用力不停地快速揉着,阴汁更是给刺激得一阵紧一阵不断往外流……英子摆动着肥白的肉臀,又是一阵疯狂剧烈的套动……「啊!……」突然,英子一声破声长呼,屁股狠狠一沉,双腿紧夹,阴户也紧紧的吸着鸡巴……我只觉得深埋在英子阴道里的鸡巴,有一股一股温暖浪水涌在龟头上,就像海浪涌上石岩溅出的浪花般,引得鸡巴阵阵麻痒,丹田一股气突然下涌,身体突然像触电般,颤抖了几下,阴囊一阵酸软……呼的一下滚烫的浓精喷涌而出,全部喷射入英子的阴户中……「呜呜……来了……来了……要来了……」浓烈的精液刺激的英子一声尖叫,又猛然软绵绵的倒在床上。无穷无尽的快感波涛将她整个人淹没,身体沉沦在强烈的快感刺激中,嘴儿张得大大的,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全身仍然微微颤抖着,三珠春水穴蜜潮和蜜汁如泉水般飞涌而出……射精之后的我,犹如虚脱一般的躺在床上,而英子却小心翼翼的把我那已经软缩的鸡巴,从自己的小屄里轻拉出来,意思潺潺的混合液体,也缓缓的从她两片可爱的小唇之间流出。

英子赤裸着身子,跪坐在我我身边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湿巾,细心的替我擦拭。

「宝贝,我好幸福,做我的女人好吗?」「坏人,我现在不是你的女人吗?」世上还有句话更甜蜜的吗?

「宝贝,我刚才忘了,好像直接射进去了,会不会怀孕?」「怎么?怕我讹上你吗?怀了孕,我就生下来,让我老公给你养着,好不好?」看我一脸的尴尬,英子没有再逗我,「我带环了,放心吧,不要你负责」。

此刻的我,特别暗恨我自己,真的像那种拔屌无情的嫖客,而英子给我不仅仅是肉欲上的满足,她给我了最美丽的温柔。

也是在此刻,我暗暗下定决心,要好好的对待这个善良而又充满风情的女人!

(三)经历曲折,倾诉苦闷

收拾完毕,我和英子从足疗房出来,路过大厅的时候,明显的在服务生小弟的目光中明显的感受到了羡慕嫉妒恨。英子满色潮红的低头跟在我身后,默默的坐到车上。我的车也在旁边,我先到她车上想多温存一会。英子面色微红的告诉我,她老公从东北来济南,后来结识了几个神通广大的人物,于是自己开了一个洗浴场,他们家还有一个棋牌娱乐会所,原来英子负责棋牌室。说话话,英子打了个哈欠,十分为难的问我抽不抽烟,当时我没留意,就说自己从来不抽烟,有点讨厌香烟的味道。英子沉默了一会,面色尴尬的指了指储物盒里的香烟盒。我明白了,英子有抽烟的习惯,可是不想让我生厌,没有直接说出来。

压住了内心深处的一丝厌恶与反感,我对英子说,没事,宝贝,你抽吧,这是你的私人习惯,我不会勉强的。于是英子怯怯的点燃了一支香烟,在袅袅的烟雾中,我明显的感觉到了英子离散的目光中的空虚与寂寞。她告诉我,她老公经常夜不归宿,要么跟朋友打牌,要么住在洗浴场。在英子怀孕8个月的时候,英子去他们浴场取物品。英子自己带有办公室的钥匙,于是准备直接开门取东西,也没跟老公打招呼。当她把钥匙插到办公室的防盗锁上的时候,却打不开门,她研究了好一阵才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上了。女人的直觉和敏感,告诉她情况不对,于是英子在没有打扰任何人的情况下打开了隔壁办公室的门,两个房间之间只是简单的用木合板隔断,隔音效果不好,于是隔壁房间的声音清晰的传到英子的耳朵中。

「老公,用点力哦,对,就是专这样。」「小骚逼,老子的鸡巴屌硬不硬?你想让我当你老公?」「嗯,哦,呃……老公,老公,我做你的老婆好不好,哦,真带劲」「好啊,小骚逼,我回去跟我那个大肚婆离婚,好不好」「嗯嗯,老公,老公,我是你的骚屄,我等着你」晴天霹雳,对英子来说这是当头闷棍,在英子的心目中,老公对自己是那么的温情脉脉,关怀的也是无微不至。只是从自己怀孕之后,老公总是借口生意忙,回家的时间渐渐少了好多,原来自己在老公心中已经是烦恼的存在了。

英子没有忍受这一切的屈辱与伤害,而是尽力的发泄自己的委屈,英子大力的拍打隔壁的办公室,也惊扰了一对野鸳鸯。

事后,英子的老公痛哭流涕,苦苦哀求,只是求英子不要离婚,保住他们的孩子。

说到这里,英子还是哭的梨花带雨。我也长叹一口气,把英子搂在怀里,也明白了,英子为什么半夜还在微信上聊天,也明白了,她对幸福的苦笑。英子倾诉完之后,心情也明显的好了许多,临走还说了一些安慰我的话,让我不要担心,她也开车回家。

晚上,我打开了微信,又开始了和英子的腻歪之旅。

「宝贝,我吃晚饭了,你在干吗呢?想我不?」英子半小时之前就发了一句。

「嗯,想。今天好幸福,不过,没尽兴呢。」「对不起,宝贝,我没满足你,可是我怕突然有人进去,我好担心呢」「呵呵,那你怎么补偿我?」「明天?好吗,或者你不忙的时候,宝贝,我也不想影响你工作」「嗯,恋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彼此思念也是一种幸福」「宝贝,说话真好听,好快乐」一直安慰了英子好久,也互道晚安。

约好了三天后,我忙完工作,再跟英子见面安慰英子。

【完】
13450字节